“996”之我见 [原创 2019-4-16 14:00:14]   
字号:

 查看更多精彩图片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996”之我见

 

    这个“996”最早看到的时候,我真不知道是啥,终于看明白这个“数字”后面的文章之后,网络上就这个话题的讨论已经铺天盖地了。

 

所谓“996”的始创者应当算是马云先生吧,虽然这个“996”早就是一种客观的存在,但是,老马把它提炼出来,概括出来,自然专利算他的了。

 

首先开宗明义的表达一下我对马老板的这个“996”表达的个人感观,我觉得他说的没什么错,而且就是一种现实,一种普遍的社会现实。至于马老板加了更多自己的鸡汤,那是他的理解和观点,无可厚非。

 

马云先生当然是成功者,这种成功者毕竟凤毛麟角,属于稀罕物。但是,如何理解他归纳总结的所谓“996”一定会有太多的说法。

 

不基于任何一种观点,从个人的感受来谈自己的理解。

 

我属于退休人员,与“996”丝毫不搭界。而且到了这把年纪如果还有人在我耳边鼓动我什么奋斗,努力,我会笑着骂他扯淡,然后正色让他滚蛋。

 

当然,这个年龄的人依然有人在奋斗,那也是人家的选择,不加褒贬,存在就算合理。

 

我七十年代中期参加工作,七十年代是一个什么样的年代,大概也不用说的太多,举个例子为后面要说的做个铺垫。我们单位当时属于三线工厂,在城市的北部山区,七十年代用电紧张。停电断电是经常的事情。

 

工厂没有了电,基本就停摆了。好在单位有两台柴油发电机,每当停电的时候,除了维持最重要的生产车间的生产,再就是家属区,生活区的基本保障供电。其余的地方,基本就停产了,这种情况一周能出现数次。所以,一停电,我们基本就放假回宿舍了。而且那种限电不是几个小时,而是八九个小时。所以,白天停了电,基本都是夜里八九点,甚至十一二电来电。

 

但是,不管几点来电,也不管外面是风霜还是雨雪,只要单位的广播喇叭喊一声:全厂职工请注意,现在已经来电了,请回到各自的车间工作。基本上没有一个人不去的,我们的宿舍离车间差不多一里多路,半夜时分天气如果再不好,一路走过去坑坑洼洼的。遇到冬天的风雪天,这一路很辛苦的。

 

说这个是想说,那个时代的人,真的相对很单纯,很听话,很有觉悟,很少偷懒耍滑。那会儿没有什么《劳动法》也没有什么八小时工作制的框框,加班加点是很寻常的事情。

 

后来企业搬迁回城,我先是在机关工作了一段时间,然后去了我们最大的生产车间当管事的,那会儿更邪乎,什么“大干快上”各种名目繁多的“献礼”之类的蛊惑,于是加班加点抢生产任务,抢进度也成了家常便饭,唯一给职工一点所谓的补贴的就是给顿“加班饭”而已。再后来给个十块八块的加班费那就是很不错了。

 

《劳动法》应当是95年前后开始实施吧,当然对所谓劳动者的权益还是有所保护的,但是,无视劳动法的事例也不胜枚举。国有企业大概能稍微好点,民营企业拿这个法在很长一段时间都不当什么东西。尤其是中小型的民营企业,所谓侵犯职工劳动权益的事情多了去。我有一友,经营着一个不大的服装企业,属于街道接转过来的,做的很辛苦,他的企业所谓的利润点,或者说赚钱,基本就靠着加班加点,我曾笑着对他说:你这是充分印证了马列政经学里剩余价值的创造和来源。他也很无奈,一脸苦逼:怎么办,一开门吃喝拉撒的几十号人,从哪里赚钱?

 

说了这么多题外的,无非是想表达,所谓比“996”更邪乎的也不是没有。

 

马云当然是成功者,就像那句话一样“资本来到这个世界每一个毛孔都滴着肮脏的血”。马老板的成功,固然有能力,机遇,天赋等等,更多的恕我直言,有一部分大约就是靠着榨取员工的剩余价值而来的。

 

马云如今抛出了“996”,也许有几分自得,但你也可以理解成他在鼓励奋斗,因为奋斗就可能成功,不奋斗想都不用想,除非你是含着金钥匙来到这个世界的,或者你家有“矿”。

 

但是,“996”里面包含的东西很多,马云嘴里的“996”有没有强迫,或者说有没有威胁这就很值得一说了。对愿意奋斗者们而言,别说996997甚至更残酷一点人家也愿意,但是,对于多数人而言,这种公然挑战劳动法,践踏劳动者该有的权益,是值得商榷的。

 

我更相信,无论马云如何说,他的团队,他的员工,未必都认同他的“996”。恍然间,马老板宛如站在奈何桥边的那个孟婆,端着一碗浓缩了“996”的鸡汤,满脸堆笑的告诉世人:喝了吧,喝了去奋斗,然后面包会有的,一切都会有的……

 

这世界从来都是这样,成功者的鸡汤不缺市场。

 

仅此而已!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9416日星期二

阅读() | 评论()
  • 评论

   评论正在加载中,请稍候... 评论正在加载中...

发表评论
内 容:
请根据下图中的字符输入验证码:
(您的评论将有可能审核后才能发表)
和讯博客 | 意见反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