姜球球大师的“圣洁观” [原创 2018/9/30 6:16:36]   
字号: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姜球球大师的“圣洁观”

 

    相声演员师胜杰先生因病不治,魂归天国,听过师先生的相声,觉得先生是个很好的艺人,如今先生驾鹤西去,一身叹息,惟有祝愿,先生一路走好,愿天堂没有病痛。

 

这些年相声听的不多了,听的最多的也就是郭德纲他们的相声,也是偶尔。作为一种发源于民间的艺术形式,能根植民间,繁衍生长已经不错了,所以,老郭们的小剧场能有模有样的活着,也是能耐。

 

今天看到相声大师(非本人所赐)姜昆先生也在悼念师先生,悼念之情感人肺腑,但是,姜昆先生的一句话,却让我如鲠在喉。这话从语境上分析,大概是姜昆先生对师胜杰先生弟子们说的:

 

“我希望,你们弟子记住他的品德,记得我们知识青年的岁月,继承好相声,永远让相声圣洁。”

 

看罢此话,觉得大师言重了,相声不就是一民间民俗曲艺形式吗,大众喜闻乐见就不错了,何必要圣洁。而且,姜大师的圣洁涵盖的是什么?

 

任何一种艺术形式想生存,就要服务,服从,跟上或者叫融入时代,否则剩下的就是出局的份儿,因为道理很简单,没有票房的艺术,那是象牙塔,钻那里面有多大出息和下场不说也罢。

 

让相声圣洁起来,圣洁的标准是什么?没听说也没看过,不好妄自揣摩,但是,我窃以为,这点大约和二人转转到维也纳金色大厅,扭大秧歌走上巴黎服装节T台有异曲同工之妙吧。

 

我这么说绝非嘲笑相声,也没有这个意思,只是觉得,民俗的曲艺形式,能不能别整得那么高大上,把相声弄成阳春白雪,原本在我等看来,就是一口语诙谐,幽默,搞笑的艺术,圣洁如何做到?

 

如果球球大师说相声拒绝粗俗,拒绝粗鄙也许还可以引起我辈共鸣,一句圣洁吓到我辈瞠目。要不请球球大师先打一个圣洁相声的样本,让我们也洗涤历练一下身心?

 

无非说学逗唱的基本功,突然大师手腕一抖,加入了圣洁的调料,这味道该如何?

 

当然,也许这是球球大师另外的一种嘱托和希望,希望师先生的弟子都能像其师傅一样取(圣洁)之意,但愿不是歪解吧。

 

你吃法国大餐总是要用刀叉的,当然你也可以不用,学阿三哥直接上手也不是不可以,但是,你要是对法厨大师说,再给我上一盘臭豆腐,这就比较让他蒙圈了。

 

你要说芭蕾,小提琴,钢琴等等艺术形式追求圣洁,这个倒是可以有的,相声要圣洁,这个我估计真不能有,因为它就不是所谓高雅艺术,咱能不能实话实说?

 

写着突然就觉得姜球球大师,现在大概已经进入了一种境界,有了那颗白莲花的心,所以追求相声圣洁了。

 

当然,球球大师手捧我朝俸禄,身居曲协要职,也该有个高屋建瓴的样子,所以,即便是在痛别师先生的悲伤时刻,大师也不忘数着胸前的念珠,如此振振有词。

 

看客比较实在,那就说句实话:大师,收了神通吧,脚踏实地根植于民生你辈方能活下去,扯啥蛋?

 

这时候的“圣洁”去谐音胜杰先生,是不是对故者师先生大不敬?!

 

好了,不说也罢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8929日星期六

阅读() | 评论()
  • 评论

   评论正在加载中,请稍候... 评论正在加载中...

发表评论
内 容:
请根据下图中的字符输入验证码:
(您的评论将有可能审核后才能发表)
和讯博客 | 意见反馈